基辅罗斯艺术团
基辅罗斯艺术团简介
国际文化交流
《多么美好》小型专场音乐会
文化出版
异域风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基辅罗斯艺术团 > 文章



2012816,我在观摩“霍纳杯”全国流行手风琴邀请赛期间。到位于北京海淀区玉渊潭南路的“基辅罗斯餐厅”,欣赏了精彩的俄苏歌曲演唱。乌克兰艺术家们出色的演出,赢得在场的观众阵阵掌声。

到“基辅罗斯餐厅”去,还是去年在上海拜见著名译配家薛范先生时他推荐的。薛范先生对我说——

北京有个“基辅餐厅”,每天有6-7位乌克兰的歌唱家在演唱,有两台巴扬伴奏,很好,有机会你应该去听听,每晚1800-22:00,他们向我要歌曲《我爱你,中国》的伴奏谱,我把你写的谱子寄去了。

我参与活动的沈阳卡林卡俄语合唱团指挥、剧作家王倬老师也嘱咐我,不要错过这次好机会。

当我来到“基辅餐厅”门前,被乌克兰风格的门脸吸引住了,尖顶木结构的建筑、中俄文双语的大字镶嵌在同样木结构的“墙”上——“基辅罗斯餐厅”“Киевская Русь”。

进门后顺着木质楼梯走下去,就进到1000多平方米的餐厅,餐厅内的装修以乌克兰风格为主调,厅内古朴典雅。可供200多人同时就餐;餐厅从乌克兰邀请高级厨师烹制地道的乌克兰菜肴,同时还特别邀请了来自乌克兰的国家人民演员和国家功勋演员每天在餐厅演出,来这里用餐的每一位顾客不仅可以欣赏到他们精彩表演,还随时可以面对面地和他们交流。基辅罗斯餐厅向顾客介绍乌克兰文化的同时,也在向许许多多来基辅罗斯餐厅就餐和工作的乌克兰朋友展示着北京的发展变化。

 

这些艺术家组成了北京基辅罗斯艺术团,艺术团成立于20006月,是基辅罗斯餐厅通过乌克兰文化部邀请来自乌克兰国家军乐团和内务部歌舞团的人民演员和功勋演员(还有的是前苏联的人民演员和功勋演员)在京组建的艺术团体,该团先后来京参加演出的演员有一百人之多。

那天,这些艺术家演唱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山楂树》、《喀秋莎》、《红莓花儿开》、《祖国进行曲》、《神圣的战争》等耳熟能详的俄苏歌曲;还演唱了《歌唱祖国》、《军港之夜》、《长江之歌》、《祝酒歌》等中国歌曲。演唱形式有独唱、二重唱、混声合唱等形式,艺术家们在两位巴扬师伴奏下从餐厅一侧入场,沿着通道走向另一侧,他们边走边唱,潇洒自如。

每位演唱者都极其认真。男高音的音色明亮、音质刚润、音域宽广、音量宏大,高音铿锵有力,感情细腻真切;男中音的声音质朴浑厚、稳实有力、舒展豪放、语气动人,音色浑厚润泽、气息稳定通畅;女高音的音色甜厚、饱满、纤细、灵巧,表现细腻、自然流畅;女中音的声音浑厚醇美、音质优异,歌曲真挚、功底扎实。艺术家们演唱声情并茂,深刻动人,富有强烈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不时打动着观众的心。

两位巴扬伴奏师指法纯熟,风箱运用自如。他们采用带旋律的伴奏织体,和声准确、进行合理,时而采用柱式和弦、时而奏出分解和弦;双音(音程)准确、流畅,搭桥(小过门)处理细腻、恰到好处,大段华彩乐段的运用,烘托了声乐表现、与其融为一体,给人以真切、真挚的艺术享受。

我尽情的享受着这美的旋律,品尝着沙拉、扎啤、面包片等美味。想起我所在的俄语合唱团男声小合唱“РУССКАЯ  ВОДКА(俄罗斯伏特加)”……

这时,我请来服务生,递上中俄文的名片(合唱团李桂森、张健两位老师在我赴京前主动翻译的),希望见经理。过了一会,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自我介绍说“总经理在来餐厅的路上,我是艺术团团长……”。我肯定了餐厅氛围和艺术家的表演后,赠送三册书——提到我记谱的《法国流行风笛风格手风琴谱选》一书时,我解释说:“这次‘霍纳杯’全国流行手风琴邀请赛”青年B组、演奏家组选了书中三首乐曲”;提到图书《情系手风琴/张新生自选集》, 我翻到“薛范先生访谈录”一文说:“薛范先生推荐我来这里。”并展示了我合唱团赴[]伊尔库茨克参加艺术节照片、文章;接着,我拿出《手风琴伴奏谱20 /1/伏尔加河长流水》这本书时说:“这是四天前完稿的,还没有寄给薛范先生呢!”。我们又谈了一会,他离开了。

大约半小时后,年轻稳重的总经理杜建昌走过来,我们互换了名片,他说:“您的名片还是中俄双语的呀!”我自豪地说:“我们合唱团的成员都是离退休的俄语教授、研究员、翻译官、高工”。接着,我复述了刚才的话:“是薛范先生推荐我来这里的”,他说:“19先生来北京参加乌克兰国庆活动”,我说:“太遗憾了,我18 日离京,您见到薛范先生请代问问好”(回到宾馆,我发了E-mail薛范先生,第二天先生回复说:“是呀,我们在北京失之交臂了!”,我回复说:“后会有期,祝您万事顺意!”)

接着,我说:“我钟爱手风琴,喜欢俄苏歌曲。希望能编配更多的手风琴伴奏谱,让声乐和手风琴合作更完美。目前我还是个人行为,由于手风琴类书籍毕竟读者有限,加上销售力度不够,只能复印少量‘内部资料’。如果可能,我愿意与您合作,我负责编配、打谱。另外,希望你们帮我买些俄苏歌曲的巴扬伴奏谱,最好是近代、现代的歌曲伴奏谱”。总经理表态说,会有这种机会的!

我在肯定了艺术团演出的同时,也直言不讳地建议:“歌曲‘神圣的战争’是3/4节奏的进行曲,巴扬伴奏的搭桥(小过门)现在奏出两个后16分音符,若奏成前8分附点休止符,然后奏16分音符会好些,请借鉴音频资料中小号的副旋”,即:

应奏成下面右面乐谱那样

我还建议:“艺术团演唱中国歌曲很好,一下子拉近了台上台下的距离,从观众的掌声中听出来大家的喜爱。若一首歌唱两段中文、一段俄文效果会更好的!”他表示赞同。我很理解艺术团的朋友手中没有译配成俄文的歌词啊!

我又请教:“我在word文档中用罗马字体‘Times New Roman’输入俄文正常显示;但在制谱软件Finale中字符间距拉大了,有什么办法”,杜经理说:“我们也遇到这样问题,没有解决。改日我去国际出版社咨询,然后告诉您”

接着,我又唠起怎样让孩子们喜欢手风琴,提到我改编的游戏、动漫手风琴曲《愤怒的小鸟》、《狮子王》、《钢的琴》,并请他翻阅,杜经理说:“太好了,可否留下乐谱?”我说:“带来的书有限”,“您留下书,我复印后寄给您”,我看他很真诚,就送给他这两册书。

这时有人招呼经理,他离开了。过了一会儿,郑团长走过来,送给我一套两张碟片的DVD《从前是这样》。

稍后,我请服务生代我感谢经理、团长,离开了“基辅餐厅”。

2天,我把去“基辅餐厅”的经过向中国音协手风琴学会会长、上海师大音乐学院院长李聪教授汇报了全过程,他予以肯定,并表示支持我的想法。

我又用手机向俄语合唱团指挥王倬汇报,他十分高兴,唠了好半天。

回沈后,我先后向李敏老师、龚荣光老师汇报,他们对我的做法也予以肯定。

我又向辽宁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汪敏老师汇报,她很赞同我的想法、做法。并让我把“基辅餐厅”之行形成文字,让更多人知晓。

我想,“基辅餐厅”像一个纽带,在那里我们有一种拉近中俄人民友谊的感受!

有机会,我还会去那里的!